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行业曝光 > 文章 当前位置: 行业曝光 > 文章

府谷千亿大矿案:白恩福背后厅官浮出水面,赵正永妻有染

时间:2020-06-29    点击: 次    来源:《财经》    作者:白兆东 - 小 + 大


   府谷古城井田矿权案刷新了官煤腐败纪录,多位厅级以上官员参与其中。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空壳公司是如何仅凭伪造的材料,就获取了市值超过千亿元探矿权,继而由大型国企接盘,转手套现数十亿元。

     文 | 《财经》记者 白兆东 特约作者 王朋

   府谷县古城井田矿权审批案,更是刷新了官煤腐败纪录,多位厅级以上官员参与其中。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空壳公司仅凭伪造的资料,就获取了市值超过千亿元探矿权,继而让大型国企接盘,转手套现数十亿元。

白恩福,2002年创办了一家小型水泥厂, 主要经营的,在陕西省成立,注册资本达8000万人民币元。公司位于陕西省陕西省榆林市府谷县孤山镇刘家沟,拥有专业的产品、服务和技术人员,公司员工有200,他或许并没有想到,手中这个空壳公司,日后会给自己带来一夜暴富的机会。

    2007年10月8日,府谷长城公司取得了府谷石炭二叠纪煤田古城勘查区的煤炭详查探矿权, 煤炭资源总量约52亿吨,划分为古城一号矿井500万吨/年,古城二号矿井1000万吨/年和1个勘查区,主要供应周边电厂和煤化工项目用煤。澄合矿区属渭北石炭二叠纪煤田,煤炭资源总量约51亿吨,新规划山阳、西卓等6个井田总规模1290万吨/年,主要供应周边电厂用煤。

    因为2010年正处于煤碳市场“黄金十年”巅峰期,陕北煤价从2002年的每吨20元,一路飙升至每吨800元,储量超过40亿吨的煤田,意味着市值已超过了千亿元。

    当时,没人能够说得清楚,府谷长城公司——这家原本只是做建材生意,且一直半死不活的企业,为什么能够拿下如此大规模的探矿权项目?

凭虚假材料层层审批过关

    对于熟知煤炭行业的人士来说,还有另外一个疑问。

    从2003年开始,由于国家能源市场紧俏,煤价开始一路上扬,到了2007年,煤价由最初的每吨30元涨至每吨400元。在煤价暴涨之下,陕北出现了炒卖煤矿的现象,探矿权亦成为各方利益集团追逐的目标。

    为防止煤炭产能过剩,原国土资源部收紧了探矿权的审批。

    2005年9月30日,国土资源部发文对探矿权审批授权进行了调整,上收了勘查面积大于30平方公里的煤炭勘查项目审批。

    2007年2月2日,国土资源部又发布了《关于暂停受理煤炭探矿权申请的通知》,从2007年2月2日至2008年12月31日在全国范围内暂停受理新的煤炭探矿权申请。此后,国土资源部再次发布通知,继续暂停新的煤炭探矿权审批,

    这意味着,在前后十余年的时间里,国土资源部基本停止了煤炭探矿权的申请,直至2014年9月12日,煤炭探矿权的申请才得以恢复。

    那么问题来了,府谷长城公司是如何突破政策限制,在2007年将古城井田探矿权收入囊中的?

    司法文书显示,2007年2月,原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在向国土资源部上报《关于对陕西煤探矿权申请遗留问题处置方案的请示》过程中,时任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王登记指示副厅长梁枫,将不属于历史遗留问题的项目,列入了“历史遗留问题项目处置方案”。

    所谓的“历史遗留问题项目”,指的是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在2005年9月30日之前依法受理的探矿权申请,将其作为特殊项目对待,意在这些申请不至于因原国土资源部的政策变化而被“一刀切”地中止。

    此后,国土资源部同意了陕西省国土资源厅提出的处置方案,要求按照相关矿业权设置方案办理有关探矿权转让和以协议方式出让登记手续。

    据《财经》记者了解,仅在2007年,陕西省原国土资源厅即以“历史遗留问题项目”名义,数次向国土资源部提交探矿权申请,并相继获得批准。

    其中,至少有5家企业通过“补票”搭上“历史遗留问题项目”顺风车。除了府谷长城公司,另外四家企业分别取得了陕西靖边县红墩界镇、海则滩乡、黄蒿界乡三块井田探矿权,以及榆阳区千树塔井田。

    司法文书显示,2007年,为了能让黄陵县江源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黄陵江源公司”)手中的千树塔井田探矿权被列入“历史遗留问题项目”,王登记要求榆林榆阳区政府为黄陵江源公司补办了手续,将其列入2004年中国东西部合作与投资贸易洽谈会(西洽会)招商项目。经国土资源部批复后,陕西省国土资源厅为黄陵江源公司办理了探矿权手续,勘查区面积为8.21平方公里。

    《财经》记者证实,近年来,陕西所爆发的探矿权腐败案,多数在此期间形成。在向国土资源部申请“历史遗留项目”过程中,王登记将数个并非“历史遗留项目”,通过伪造或补办资料,先后上报至国土资源部,包括府谷长城公司的古城井田探矿项目。

    要绕过国土资源部的政策,就需要证明探矿权的申请时间是在2005年9月30日之前。由于时间点限制,府谷长城公司的审批资料留下了硬伤。

    据“古城探矿权评估报告书”内容显示,2002年5月,府谷长城公司就向当地政府及国土资源部门提出申请,拟自筹资金在陕北石炭二叠纪煤田古城勘查区开展风险地质勘查。 但真实情况是,府谷长城公司此时尚未注册成立。据白恩福的弟弟,也就是府谷长城公司原股东白二银回忆,2007年之前,他并未听说过自己的公司申请过古城探矿权事宜。

    府谷县自然资源部门一位负责人提供的情况,也能从侧面映证上述“古城探矿权评估报告书”中的疑点。他告诉《财经》记者,2002年府谷县煤炭市场低迷,西部矿区露天煤矿都赚不了钱,而古城井田煤层深度在1000米左右,当时根本没有可开采价值。他表示,从未见过府谷长城公司的申报资料。

    2007年府谷长城公司取得古城探矿权后,直到2008年才完成了《陕西省府谷县古城勘查区煤炭普查报告》,2009年1月,国土资源部才对勘查区资源储量予以备案。

    按正常探矿权申请流程,预查勘探过程中发现煤炭后,应先做普查,探知煤炭资源基本情况后,形成报告,交国土资源部门备案,国土资源部请评估公司根据报告,评估探矿权的出让价款,再进一步做详查。

    但是,府谷长城公司先取得了详查探矿权,之后再做普查,一系列反常规操却顺利过关。

幕后神秘推手是谁?

    事后看来,府谷长城公司为了拿下古城井田探矿权,打通了自地方到省,直至国家部门的层层关节,并非一般人所能为之。那么,推动府谷长城公司一步步实现目标的背后神秘推手究竟是谁?

    前文曾提到,正是在时任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王登记的安排下,古城井田的探矿权项目被列入了“历史遗留问题项目处置方案”,并上报当时的国土资源部获批。

    那么王登记为何不遗余力地帮助白恩福的府谷长城公司?从现有的信息可知,有一个重量级人物,将王、白二人联系到了一起。

    知情人告诉《财经》记者,白恩福尽管嗜酒如命,但为人厚道,很受担任过原神木县(现神木市)多年县委书记的王斌赏识。在神木和府谷两地官场,王斌拥有复杂的人脉资源。

    1999年,王斌升任榆林市副市长,分管煤炭工业。2005年,因价值百亿元的榆树湾煤矿被贱卖事件,触犯了当时的特殊利益集团,王斌被调到西安地矿局担任副局长。

    离开榆林后,王斌实际一直隐居在家,并未上过一天班。几年后,随着打压王斌的官员被调离陕西,老同事们才敢和王斌恢复往来,包括已担任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的王登记。

    从1996开始,王登记和王斌同在榆林任职,一直是上下级关系。2001年,王登记升任榆林市市长,此时王斌任副市长,两人因在榆树湾煤矿事件中立场一致,先后被调离榆林,可谓是共过患难的同事。

    据知情人透露,就在获得古城井田探矿权的两个月前,府谷长城公司股权发生重大变化,白二银和白亮银二人退出,新股东分别是郝斌、李秀珍和魏艳芬,三人与白恩福分别持股25%。新增三位股东均与王斌有关联:郝斌是王斌的表弟,魏艳芬的丈夫曾是王斌的秘书,李秀珍的丈夫曾是王斌部下。

    《财经》记者调查证实,魏艳芬是神木卫生系统职员,其丈夫贺青山则是陕西省投资集团一位高管,两人均没有从商经历。在王斌任神木县委书记期间,贺青山则是其秘书,后跟随王斌到了榆林市。

    据李秀珍亲属介绍,李曾在神木电力部门任职,目前居住在西安,照顾两个孩子上学,生活并不富裕。

    府谷长城公司另一位幕后控制人,则是铜川市原政协主席张惠荣,其早年当过王斌的文字秘书。2007年,府谷长城公司获得古城井田探矿权时,张惠荣时任府谷县县长,后升任榆林市委常委兼府谷县委书记。

至此,一张以王斌为核心、府谷长城公司为载体的复杂关系网逐渐清晰起来。

探矿权转手国企套现35亿元

    凭借着强大的官场人脉,府谷长城公司仅凭虚假资料,将市值过千亿元的古城井田探矿权收入囊中。此后,府谷长城公司补缴了12.4亿元探矿权价款,完善了手续,这意味着,其手中的探矿权已具备在二级市场转让的条件。下一步,就是寻找接盘者,而且是一个实力强大的接盘者。

    始建于1958年的淮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淮北矿业”),系安徽省大型国有企业,现已发展成为以煤电、化工、现代服务为主的国有大型企业。公司拥有资产920亿元,员工9万多人,位列2018中国企业500强第276位、煤炭企业50强第18位。

    工商资料显示,2010年8月16日,府谷长城公司四位股东与淮北矿业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分别将所持有的12.75%股权转让给淮北矿业。此次股权转让后,淮北矿业持有府谷长城公司51%的股权,白恩福等四人分别持股12.25%。

    2010年8月27日,府谷长城公司完成了股权变更登记,公司名称同时变更为“淮北矿业(府谷)长城有限公司”(下称“淮北长城公司”),法定代表人由白恩福变为谢从刚,企业性质也由自然人控股变更为国有控股。

    知情人告诉《财经》记者,府谷长城公司完成变更后,按照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淮北矿业先向白恩福四人支付75%的现金,即47.25亿元。除去此前补缴的12.4亿元探矿权价款,四名股东实际套现获利35亿元。

    依据当时陕北的探矿权价款,折合每吨约15元左右,按此计算, 40.4亿吨的储量价款应超过600亿元。 由此可见,淮北矿业以63亿元取得府谷长城公司51%的股权,应该是一笔划算的交易。据知情人透露,在赵正永妻子孙建辉的引荐下,双方一拍即合。

    值得注意的是,淮北矿业与白恩福等人签订协议前夕,赵正永刚由陕西省副省长升任代省长。

    2019年8月,随着赵正永案进一步发酵,张惠荣和王斌先后被陕西省纪委监委带走调查。

————————————————

    赵正永,男,汉族,1951年3月生,安徽马鞍山人,1968年11月参加工作,1973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曾任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陕西省委书记。 [1]

    2020年5月11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中共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受贿一案。赵正永进行了最后陈述并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最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至此,这个围绕古城井田探矿权的黑金故事,逐步浮出水面。此后,故事中的几位主人公也有了不同的结果。

    2014年10月28日,王登记因涉嫌受贿接受司法机关立案调查。2016年10月17日,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王登记受贿折合人民币6624.34万元,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17年2月至4月,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陕西省开展巡视“回头看”。同年6月8日,巡视组在向陕西省委反馈巡视“回头看”的情况时,提到陕西矿产资源探矿、开采、经营及国有公司增资扩股的腐败问题还没有揭开盖子。

    1968年11月——1970年11月,安徽省宣城地区水阳乡双丰村上山下乡知青;

    1970年11月——1974年10月,安徽省马钢公司修理部机动车间工人,秘书科秘书;

    1974年10月——1977年08月,在中南矿冶学院材料系金属物理专业学习;

    1977年08月——1979年06月,安徽省马钢公司钢铁研究所物理室技术干部,复查办办事员;

    1979年06月——1982年08月,任安徽省马钢公司钢铁研究所团委副书记,马钢公司团委副书记、书记;

    1982年08月——1983年05月,任共青团安徽省马鞍山市委书记、党组书记;

    1983年05月——1985年09月,任安徽省马鞍山市委常委、团市委书记(其间:1983年09月——1985年07月,在中央党校第一期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

    1985年09月——1988年03月,任安徽省马鞍山市委常委、秘书长;

    1988年03月——1992年05月,任安徽省马鞍山市委副书记;

    1992年05月——1993年04月,任安徽省黄山市委副书记;

    1993年04月——1998年04月,任安徽省黄山市委书记,黄山军分区第一书记、第一政委;

    1998年04月——2000年05月,任安徽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武警安徽省总队第一书记、第一政委;

    2000年05月——2001年06月,任安徽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武警安徽省总队第一书记、第一政委;

    2001年06月——2005年01月,任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其间:2002年09月——2003年01月,在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学习);

    2005年01月——2005年08月,任陕西省委常委,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党组副书记,省委政法委书记;

    2005年08月——2010年05月,任陕西省委常委,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党组副书记,预备役141师第一政委(其间:2006年11月——2007年01月,在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学习;2007年09月——2007年12月,在美国哈佛大学研修班学习);

    2010年05月——2010年06月,任陕西省委副书记,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党组副书记,预备役141师第一政委;

    2010年06月——2011年01月,任陕西省委副书记,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代省长、党组书记,预备役141师第一政委;

    2011年01月——2012年12月,任陕西省委副书记,省人民政府省长、党组书记;

    2012年12月——2013年01月,任陕西省委书记,陕西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

    2013年01月——2016年03月,任陕西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陕西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

    2016年03月——2016年04月,任陕西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2016年04月——2018年03月,任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共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代表,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第十次、第十一次、第十二次、第十三次党代会代表,陕西省第九届、第十届、第十一届、第十二届、第十三届人大代表 (2019年5月终止) 。 

人物事件 

违纪被查

    2019年1月15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辞去代表

    2019年5月30日,陕西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发布公告,由咸阳市选出的陕西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赵正永,因个人原因,本人提出辞去陕西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咸阳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接受赵正永辞去陕西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有关规定,赵正永的陕西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资格终止。 

开除党籍

    2020年1月4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消息: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全国人大原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经查,赵正永严重背弃初心使命,对党不忠诚不敬畏,毫无“四个意识”,拒不落实“两个维护”的政治责任,对党中央决策部署思想上不重视、政治上不负责、工作上不认真,阳奉阴违、自行其是、敷衍塞责、应付了事,与党离心离德,无视组织一再教育帮助挽救,多次欺骗组织,对抗组织审查,是典型的“两面人”、“两面派”;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大搞特权活动;违背党的组织路线,培植个人势力,搞团团伙伙,纵容亲属肆意插手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严重破坏选人用人制度;肆无忌惮聚钱敛财,收受礼品、礼金,滥权妄为,大搞权钱交易,在职务晋升、能源资源开发利用、企业经营、工程项目承揽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道德败坏,家风不正,对家人、亲属失管失教。

    赵正永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和生活纪律,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不收敛不收手,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群众反映强烈,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的腐败典型,其行为严重污染破坏了陕西的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性质特别严重,影响极其恶劣,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赵正永开除党籍处分;按规定取消其享受的待遇;终止其陕西省第十三次党代会代表资格;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依法逮捕

    2020年1月8日,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官网消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原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受贿一案,由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赵正永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提起公诉

    2020年2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原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共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受贿一案,由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交由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起诉。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已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赵正永享有的诉讼权利,并讯问了被告人赵正永,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检察机关起诉指控:被告人赵正永利用担任中共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副省长、中共陕西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中共陕西省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一审开庭

    2020年5月11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中共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受贿一案。

    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2003年至2018年,被告人赵正永利用担任中共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副省长、中共陕西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中共陕西省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工程承揽、职务晋升、工作调动、企业经营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单独或者伙同其妻等人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17亿余元。其中2.91亿余元尚未实际取得,属于犯罪未遂。

    庭审中,检察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被告人赵正永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赵正永进行了最后陈述并当庭表示认罪悔罪。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及各界群众数十人旁听了庭审。

庭审最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财物收缴

    2020年5月11日,全国人大原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受贿案一审开庭。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赵正永单独或者伙同其妻等人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17亿余元。记者获悉,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已扣押、查封并移送司法机关涉赵正永案财物折合共计约6.31亿元。同时,还查封、冻结了与赵正永有关的房产和公司股权,合计约1亿元。

    据介绍,赵正永案扣押的涉案资金和物品,均已收缴到位;查封的涉案房产和冻结的公司股权,将按照司法机关判决进行处置。此外,赵正永违纪违法财物已由纪检监察机关全部追缴到位。

—————————————————————

    张惠荣,男,汉族,1961年10月生,陕西神木人,在职研究生学历。1987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2年7月参加工作。任陕西省铜川市政协主席、党组书记。

    2019年8月19日,张惠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1980年09月至1982年07月,在榆林师范学校学习;

    1982年07月至1989年04月,在榆林市神木县孙家岔中学任教(其间:1985年07月至1987年7月,参加陕西广播电视大学榆林分校汉语言文学专业学习);

    1989年04月至1991年08月,在神木县矿管局工作;

    1991年08月至1992年03月,任神木县矿业地质测量管理站副站长;

    1992年03月至1993年04月,任神木县矿产品经营公司经理;

    1993年04月至1998年04月,任神木县矿产品经营公司党支部书记;

    1998年04月至2001年08月,任神木县交通局副局长兼神木县公路建设公司总经理、神木县驻西安办事处主任;

    2001年08月至2001年12月,任榆林市神府经济开发区管委会项目办主任;

    2001年12月至2004年02月,任榆林市神府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纪委书记、项目办主任;

    2004年02月至2005年06月,任榆林市神府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项目办主任;

    2005年06月至2005年12月,任榆林市神府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党委副书记,神木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2005年12月至2009年12月,任府谷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县长(其间:2005年09月至2007年12月,参加陕西省委党校经济管理专业班学习);

    2009年12月至2012年03月,任府谷县委书记(其间:2008年09月至2010年7月,参加西北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学习);

    2012年03月至2013年06月,任榆林市委常委、府谷县委书记;

    2013年06月至2013年07月,任铜川市委常委;

    2013年07月至2016年12月,任铜川市委常委、副市长;

    2016年12月至2017年02月,任铜川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市政协党组书记;

    2017年02月至今,任铜川市政协主席、党组书记。 

    陕西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代表,陕西省第十一届人大代表。

—————————————————————

    “陕北男人怎么才算成功?当官要当到省部级,赚钱要过十个亿,我离副省级就差一步之遥了。”高置林复述了王登记的话,称王登记当时说的“挺伤感的”。高置林当即表态:“该跑关系跑关系,用钱的话不是问题,我来出。”王登记说,好,用钱数额会比较大,到时候你可别软蛋(意思是别说话不算数)。

    2016年10月17日,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陕西原国土厅长王登记受贿案作出一审宣判,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王登记的辩护律师廉高波告诉新京报记者,今年7月开庭时,62岁的王登记坐着轮椅出庭。在看守所羁押期间,王登记患上脊髓炎和马尾神经瘤,已无法站立。一审宣判后,他未提出上诉。

 

    10月17日,陕西原国土厅长王登记因受贿被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法院审理查明,王登记在担任榆林市市长、陕西国土厅厅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矿产资源整合、划定矿区范围、承揽工程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6624.34万元。

    其中受贿数额最大的一笔为5000万元。判决书显示,2012年12月,王登记欲通过王登广 (另案处理)跑关系提升职务,让陕西商人高置林给付王登广5000万元。

    案件一经曝光,受到舆论广泛关注。近日,新京报记者通过调查,还原了王登记与陕西多名煤老板之间的权钱交易,以及他的买官之路。

强势官员

    多方证据显示,王登记落马之前近一年时间,已对自己的仕途充满忧虑。2013年11月,国土资源部原矿产开发管理司司长贾其海接受调查。据新京报此前报道,贾落马的直接导火索,是违规审批陕北靖边的煤田探矿手续。而时任陕西省国土厅厅长的王登记则是关键人。据新京报记者调查,贾其海落马后,王登记对给自己行贿的相关煤老板打招呼,做好相关手续,掩盖其受贿的事实。2013年,国家审计署进驻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对该省矿产资源开发利用予以审计。

    期间,王登记将收受的一套房子和一块手表退还。王登记的供述显示,国家审计署专项审计后,中纪委在此基础上对相关问题进行调查,他担心会涉及自己,因此退赃。

    王登记是陕西黄陵人,履历显示,其早年曾在县城的一家建筑工程公司工作。在新疆某部队服役近5年后,王登记转业回乡,成为黄陵县团县委的一名干事。此后20年间,他历任黄陵县副县长、延安市(当时为县级市)原市委副书记、宜川县县长、宜川县县委书记等职。1996年,王登记担任榆林地区行政公署(后改为榆林市)副专员。

    2001年,王登记升任榆林市市长。在他主政能源大市榆林的5年间,正是榆林经济突飞猛进之时。榆林官方称,从2002年到2006年,榆林经济增速始终保持陕西省首位。

    与此同时,王登记展现出他的强硬一面。在其任职榆林市长期间,榆林靖边等地发生全国著名的“陕北油田争夺战”,一些被政府承包出去的油井一夜之间被收回,引发众多承包商投诉上访。

    2005年5月12日上午,政府与陕北油老板代表对话,时任榆林市市长王登记出现在座谈现场。

    一位参加了座谈的油老板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天的对话从上午9点持续到下午2点。会议结束后,王登记请油老板吃饭,席间还与其碰杯,并称“请你理解,咱们是各为其主”。

    这位油老板说,王登记从外表上看并不是很凶,但作风强势。

    他称,王登记曾多次威胁上访的油老板称,谁上访抓谁。

    2006年,王登记离开榆林,任陕西国土厅厅长。

    判决书显示,在王登记受贿的6600多万元中,有6400多万元都是在陕西国土厅长任上收受。

    在其任内,陕西国土厅曾因对抗法院判决陷入舆论漩涡。据南方周末报道,在一起因矿权纠纷导致的民告官案中,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曾判决陕西省国土厅违法行政,但陕西国土厅召开“判决”性质的协调会,以会议决定否定生效的法院判决。而时任陕西国土厅厅长王登记参加了这次协调会。

    一位与王登记有过多次接触的当地人士评价说,王登记个性突出、为人张扬,在陕西毁誉参半,但并非不做事的官员。

    2013年2月,不满60周岁的王登记卸任陕西省国土厅长,转任陕西省政府参事。2014年10月,王登记被中纪委和最高检从陕西省政府大院带走。这个备受争议的官员,终在耳顺之年折戟。

“朋友圈”之商人

    回顾王登记的贪腐之路,其身边不乏诸多商人的身影。而随着王登记的落马,不少商人也先后被带走调查。

    判决书显示,王登记多次给时任陕西国土厅矿产开发管理处处长杨建军打招呼,要求其为多名煤老板办理整合矿产资源、扩大矿区范围等方面手续。而在这些请托事项中,王登记均收受了贿赂。

    王登记收受的第一笔贿赂,来自他的同乡董江元。董江元为陕西黄陵县人,陕西江元实业董事长,是当地数一数二的煤老板。20年前,董江元曾在黄陵县承包工程,与时任黄陵县副县长王登记有过交集。

    判决书显示,董江元称,2003年4月,他欲投资榆林市榆阳区煤炭招商引资项目,与榆阳区政府签订了投资千树塔井田的协议。此后他请王登记关照,王登记应允。

 

    陕西榆林某煤矿。榆林矿产资源丰富,在王登记的朋友圈中包括多位向其行贿的榆林煤老板。本版图片/视觉中国

    2003年7月,董江元在西安市一酒店内以购房名义送给王登记85万元。2007年,千树塔井田项目得到审批,办理了相关手续。王登记用这笔钱中的52万余元买了套房子,给了自己儿子结婚使用。

    陕西煤老板王世春是王登记的另一位“商人朋友”。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为了与王登记搞好关系,2007年4月,王世春提出在西安市曲江公馆给王登记买一套房子。这个提议得到王登记的同意,并让以他妹妹的名义购买。

    随后,王世春出资220余万元以王登记妹妹的名义购置一套房产。

    判决书显示,王登记先后在煤矿资源整合、划定矿区范围等事项上为王世春提供帮助。2012年下半年,为表示感谢并进一步扩大资源采矿面积,王世春在王登记办公室送其一块江诗丹顿牌手表,价值168万元。

    商人送来的不止是房子和手表。记者调查得知,2009年,榆林长城煤矿负责人高崇楼请王登记帮忙给长城煤矿扩大资源面积,王登记答应。2009年10月,高崇楼得知王登记吃中药需要虫草作药引子,遂到西安市的一家保健品店购买了80万元的冬虫夏草。在西安市南大街南门口处,王登记派人将东西取走。

    2011年1月,高崇楼又请王登记帮忙为长城煤矿办理扩大井田面积后的采矿证,为尽快办理,他让人准备了100万元放在一个酒箱子里,到王登记家中送给了他。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王登记共接受黄陵县江源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董江元等8人的请托,为这些人在探矿权审批、矿产资源整合、划定矿区范围、承揽工程项目等事项上谋取利益。

    在向王登记行贿的这8名商人中,除了与其交往甚密的同乡董江元外,其他7人中有6人为榆林煤老板,1人为榆林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板。

“朋友圈”之金主

    与其他商人送钱请托不同,在王登记的“朋友圈”中,神木县石砭煤矿法定代表人高置林显得颇为“义气”。

    在法院认定的王登记受贿6600多万元的赃款中,有5350万来自高置林,其中350万元是高置林对王登记对其在石砭煤矿井田置换、调整矿区范围提供的帮助表示感谢,另外的5000万元,王登记、高置林等都承认是用于王买官的费用。

    也就是说,在王登记5000万买官一事中,高置林充当了金主的角色。

    事实上,时为国土厅厅长的王登记一直想谋求仕途上的进步。记者调查获悉,王登记在忏悔书中写道,有很多商人和官员跟他讲,王厅长,你的政绩很好,理应再上一步。这些人对他的奉承,导致他对自己的期望值变高。

    被另案处理的王登广称,2008年底,王登记多次向他表露出想升为副部级干部的心愿。并询问王登广是否有关系能帮着跑成。

    王登广称,2008年底,王登记表达了让其帮助跑关系升官的意愿后,一个自称在中央工作的陈某告诉他,可以给王登记办升为副部级干部的事。他和王登记说了之后,王登记同意办,并承诺如果升职为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出1个亿费用,升职为副省长出2个亿费用。

    记者调查获悉,高置林称,2012年下半年,王登记和他在一个小区里见面。当时两人坐在车里,王登记说,“我快到退休年龄了,如果退休的话,公车、司机什么的就都没了,但是如果跑跑关系能升为副省级,就到65再退休了,退休以后还有专车、秘书。”

    “陕北男人怎么才算成功?当官要当到省部级,赚钱要过十个亿,我离副省级就差一步之遥了。”高置林复述了王登记的话,称王登记当时说得“挺伤感的”。

    高置林当即表态:“该跑关系跑关系,用钱的话不是问题,我来出。”

    王登记说,好,用钱数额会比较大,到时候你可别软蛋(意思是别说话不算数)。

    高置林称,他当时就问需要多少钱。王登记说,先拿5000万,把钱打给王登广。这钱该做手续做手续,办成了也就得了,办不成钱一分不会少你的。

    随后,高置林接到王登广的电话。与王登广在一个洗浴中心见面之后,他找人分两次将5000万元打到了王登广的账户里。

    根据王登记的要求,王登广给高置林打了一个5000万元的欠条。日后,王登广又在其一个股权转让协议复印件上,写了一个以此作为质押1亿元的质押条(王登广此前曾向高置林借款5000万元,两笔钱共计1亿元)。

    但在王登记落马后,这些手续并未成为洗脱罪名的证据。

    判决书显示,法院认定,经查,王登记利用职务便利为高置林谋取利益,高置林为表示感谢,出资支持王登记跑关系提升职务,王登记让高置林出资给王登广的5000万元,有明显的钱权交易性质,属于受贿。

“朋友圈”之“掮客”

    王登记和“金主”高置林相继被调查,“掮客”王登广也未能幸免。

    知情人透露,王登广目前被羁押在霸州看守所,涉嫌行贿罪。新京报记者调查获悉,王登广今年48岁,大专学历,陕西王府置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他从济南开汽配修理厂起家,经商足迹涵盖济南、北京、榆林、西安等地,涉及广告、矿业等方面。

    多位与王登广有过交集的人士介绍,王登广个子不高,中等身材,平头,其貌不扬。

    曾与王登广有过多次接触的榆林商人张子荣说,王登广在其面前自称中央某退休官员妻子的侄子。

    在同一个人面前,王登广还能说出自己另一个“高干子弟”的身份。张子荣记得,2008年,他和王登广等人在西安一家宾馆观看新闻联播时,电视上出现了一位王姓省部级干部的画面,王登广马上用手指着画面中的人称,这是其父亲。

    外界还曾有传言王登广和王登记是兄弟。但据新京报记者了解,两人并非兄弟,王登记是陕西黄陵人,而王登广是山东济宁人。

    王登广说,王登记同意他帮其买官之后,他开始联系自称中央机关某官员的陈某办理此事,期间陈某提出要三四百万的费用。

    记者调查获悉,王登广称,他先后给陈某200万元左右。在办的过程中他多次催问事情进展,陈某总说很快就能到位,但是总也没有动静。后来陈某向王登广承认自己并非陈姓官员。

    王登广称,2011年底,陈某给他介绍了“领导家的人”盛某办理此事,但事情也一直没办成。

    2012年下半年,王登广再次告诉王登记,自己又找到关系可以帮其升为副部级。

    王登广说,这源于他在2012年上半年通过北京朋友所认识的张某。而张某,被描述为颇有权势的高官子弟。这一次对方开价5000万元。

    王登广称,他先后给了张某1.3亿元,让其帮忙为王登记跑官以及为自己办理高家界煤矿立项的事。两笔钱混在了一起,其中5000万系他先行为王登记垫付。而张某总说正办着,但没有任何动静。再后来,他与张某失去联系。

    王登广还称,当时他感觉自己被骗了,也不能和别人说为王登记跑官的事,2014年初,他到北京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以张某办理煤矿立项一事为由报案,经过公安机关侦查发现张某并非其真实姓名,且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时该人已死亡。

    王登记表示,他将5350万元分两次全部交给了王登广,让他帮忙办理提升副省级干部的事情。王登广找了哪些关系,这些钱具体都干了什么,他一概不清楚。

    用于王登记买官的5000万元究竟去了哪儿?王登广称,因为他之前已经将王登记跑官的5000万元费用先行垫付。所以这5000万元他自己用了,具体干什么用记不清了。

“朋友圈”之结局

    新京报记者调查获悉,王登广在陕西曾多次陷入诈骗风波。

    一位熟悉王登广的陕西当地人士说,王登广以高干子弟或高官“身边人”自居,在陕西得到不少政商界人士的信任。

记者了解到,在王登广声称利用北京的关系为他人办事时,对方问起通过什么样的关系办事,其答复通常是不方便说。

    榆林商人杜子荣和张子荣,曾将王登广告上法庭。事情的起因是他们曾和宋某、王登广签订内部协议,约定将宋某和王登广在陕西巨晨工贸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70%股权中的40%,转让给他们。转让条件是杜、张支付巨晨工贸公司煤矿建设总投资的70%,并另行支付王登广等5000万元。

    但在巨晨工贸公司取得位于榆林市牛家梁乡高家界18.2平方公里煤田的探矿权之后,杜、张两人并未获得相应股权。

张子荣说,他们最初找王登广合作,是想找一个有后台的人帮忙拿到煤矿的采矿权。但王登广在拿着他们的钱获得采矿权后,将他们甩开了。

    而此间,王登广究竟有何“关系”,张子荣也一概不知。

    工商资料显示,在王登广名下,目前至少有陕西王府置业有限公司和海南万州置业有限公司处于存续状态。另有多家公司已经注销。近日,新京报记者致电王府置业有限公司,电话无法接通。记者随后多次致电海南万州置业有限公司,对方均直接挂断。

    近日,廊坊市检察院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确认,目前王登广案还在侦查阶段,尚未提起公诉。

    有知情人向记者透露,王登广以为别人跑手续为名,拿了陕北老板很多钱,目前正由永清县公安局经侦大队侦办。新京报记者近日联系到永清公安局经侦大队,对方表示因工作纪律要求不便透露。

    王登广的被查,只是王登记“朋友圈”崩塌的一角。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在王登记落马前后,与他有交集的多名商人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2014年国庆期间,董江元因涉嫌洗钱罪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

    据财经报道,2014年11月上旬,陕西鸿瑞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王世春在宾馆打麻将时被有关方面带走。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判决书显示,陕西榆林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荣泽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王登记案的判决书显示,王荣泽曾向王登记行贿20万元。

    11月24日上午,高置林行贿案在河北永清县法院公开审理,此案未当庭宣判。

    在王登记受贿案中,辩护律师提出,王登记主动揭发王登广涉嫌重大诈骗犯罪,属重大立功。

    但法院对此辩护意见未予采纳。法院认为,王登记交代受贿事实应当包括受贿款物的去向,其交代为跑关系提升职务将部分受贿款给了王登广,或者被骗,属于认罪的具体表现,不符合司法解释规定的立功情形,不构成立功。

    记者调查获悉,王登记在忏悔书中称,在接受中纪委调查时,他主动交代了这5000万元,并多次询问这5000万元是否算作受贿。他说,如果知道这就是受贿的话,打死也不敢让高置林给王登广拿这个钱。

    王登记的辩护律师廉高波告诉新京报记者,62岁的王登记患上脊髓炎,已无法站立,此前的庭审都是坐着轮椅出庭。一审宣判后,他未提出上诉。


80""

上一篇:府谷县融茂煤业辛平小井下偷煤军事化管理

下一篇:山西一煤矿越界盗采被指超百亿元 叫停后仍疯狂作业

联系《矿业信息网》 | 关于《矿业信息网》
矿业信息网-中国矿业网:中国第一矿业信息门户:投资者信赖的矿业门户网站--矿业网[kuang.fyi]-中国矿业第一门户网。
京ICP备09087333号  |   QQ:/微信:663924333  |  地址:www.kuang.fyi  |  电话:13803284703  |